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注册  登录
要闻 城事 娱乐 文化 财富 房产 爆料 社会 时事 旅游 体育 教育 女性 汽车 视觉 龙江 健康家园 专题 生活社区
您当前的位置 :时事 正文
昆明公租房现状调查:租金和区位“最让人纠结”
http://81648.com.cn 2019-08-13

    2012年12月7日,昆明市主城区共4790套公共租赁住房,正式启动申请配租程序。昆明市公租房的首次谋面,在迅速点燃了广大“夹心层”热切期盼的同时,他们的忐忑焦虑之情,也随着配租程序的不断推进而与日俱增。进入2013年,离走进公租房的日子越来越近了,申请者有什么期盼?首批公租房的配租过程能否做到公开、公平、公正,记者进行了调查了解。

    申请者与房源比为“十比三”

    “真没有想到,领申请表的人会有那么多,简直是人山人海!”曹书瑀的母亲对领取申请表当天的情景,至今仍记忆犹新。

    曹书瑀和父母一家三口的46平方米居所,位于昆明市菱角塘社区原市蔬菜公司职工宿舍内。2012年12月18日,记者与入户调查的社区工作人员一起,来到这套“两室一厅”的住房。“两室一厅”由原来的“一室一厅”改造来的,其中的一室由原客厅改造而成;原本狭窄的过道,摆上桌椅后,成了现在的“客厅”。

    “如果这次能够成功入住公租房,我明年就可以和女朋友把婚事办了。”早过了婚龄的曹书瑀说:“像这种居住条件,结婚后显然无法继续再和父母住在一起了。我在岷山附近一家汽配店上班,每月收入才1500元左右,出去租房住也不现实,只有把希望寄托在公租房上了。”

    “公租房与廉租房及经适房等保障性住房相比,申请条件设置相对要低得多。比如,申请廉租房的前置条件之一是享受低保的群体;购买经适房则需要在不贷款的情况下,一次性拿出20多万元钱。”从事保障房申办工作多年的五华区龙翔街道办副主任杨灿辉介绍说:“公租房不仅申请门槛低,而且外来务工人员也可以申请,所以符合相关条件的群体很庞大。”

    大学毕业后在昆明一家民营科技公司工作的侯禄俊,谈起他工作9年来的租房经历不胜感慨:最近三四年内就搬了8次家。最近几年来昆明大规模兴起的城中村改造,使“租房难”和“租房贵”问题变得更加严峻,和许多大学刚毕业在昆工作的外地年轻人一样,侯禄俊一直因住房问题而苦苦挣扎,几度犹豫是否还要再继续留在这个城市。此次公租房的面市,让在不久前刚结婚的他点燃了些许希望:“像我这种专业,回到州县机会比省城少多了。现在我和爱人对未来都很有信心,要是能有一套公租房,暂时解决一下困难就好了!”

    在高房价和高房租问题日益严峻、“夹心层”群体不断壮大的背景下,数量有限的公租房作为一种福利性公共产品,其稀缺性进一步凸显。据了解,截至2012年12月28日,共收回公租房申请14134份,房源与申请者之比为0.3︰1。尽管春节后还将有两万多套公租房陆续投入,但与庞大的需求群体相比,仍是杯水车薪。

    侯禄俊与数万公租房申请人一样,在完成了申请表领取、填写各种表格并提交各种证明材料、接受入户调查、资格审核,以及申请人公示等程序后,最终能否入往公租房,每个申请人都抱着“买彩票”的心态,等待2013年1月21日摇号揭晓。

    租金和区位“最纠结”

    2012年12月26日下午,记者与入户调查的茭菱社区工作人员一道,来到白马西区的一套出租房内。接受入户调查的公租房申请者和春燕,3年前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测绘科技公司工作到今。

    “我现在每月的收入只有1500元左右,我们9位年轻同事合租的这套90多平方米房子,每人每月租金分摊下来200多元,完全可以承受。” 和春燕说:“但这样的居住条件实在太艰难了,亲朋好友来访,无法带到摆满高低床的住所;早晨起床上卫生间,得排很长时间的队。”

    入住公租房的期盼尽管十分强烈,但即使有幸“中奖”了,公租房的租金和位置,仍是和春燕最为担忧的两只“拦路虎”:在4个公租房项目中,除“人和新居”稍近一点外,从其他3个公租项目地乘坐公交,到环西路上和春燕上班的公司驻地,均至少需要3个小时左右,每天得在凌晨4时起床才来得及上班;每月房租如果超过500元,则房租和物管水电等居住费用加起来,就可能接近千元,这对月收入仅1500元的和春燕而言,显然危及到了吃饭问题。

    来自山东的“大学生村官”李玉杰,2009年云南大学毕业后即在西站社区工作至今。他现在的月收入为1800元,因无力在市场上租住房子而暂时借住朋友处。除了担心摇号时运气不好外,公租房的租金和位置同样令他相当纠结:“ 对我们这样收入水平的人来说,如果‘配租到人和新居\\’及‘月租金500元以内’这两个因素不能同时满足,即使\\‘中奖’也白搭!”

    记者调查访谈过程中发现,绝大部分大学毕业生和外来务工人员的工作地点集中在市区繁华地带,而此次面市的四个公租房项目,位置基本上都处于远离市中心的偏远地带。在天骄北麓等地处偏僻的公租房项目出现“供过于求”怪象的同时(1500套一室户型房源申请者仅1295人),区位稍好点的“人和新居”22套一室结构房源的申请者,却多达4629人!这充分说明,公租房失衡的供求关系不仅体现在总量的稀缺上,更体现在区位交通等问题上。

    谈及公租房租金问题,一位社区工作人员坦陈,在市中心就业的不少外来务工人员人(包括大中专毕业生),大多申请了“人和新居”一室一厅20多平方米户型的公租房。一名受访者则表示,听说此次公租房租金为700-1000元,如果像这样20多平方米的住房也收700元的房租,就实在是太贵了。这种房子和当年城中村月租100多元的农民出租房相比,不就多了一个卫生间?

    公租“姓公”靠什么

    公租房与其他保障性住房相比,最大的一个亮点就是外来务工人员也可以申请入住。这种不计户口、把在同一城市工作生活的住房困难群体,都一视同仁地纳入保障范围,无疑使公租房这一特殊的福利性公共产品,很好地彰显了“公共性”及“权利平等”理念。

    调查中记者发现,大部分公租房的本地市民申请者,多属两三代同居、人均居住面积太小的“改善型需求”;而外来务工的公租房申请者,则多属没有任何居所、市场化租房难以承受的“居住型需求”。对此,不少专家学者普遍认为,公租房的目的,是具有临时性的“救急救困”,其功能应当与其他类型和保障性住房区分开来,不应将公租房的职能肆意扩大。在保障性住房资源极为稀缺的大背景下,公租房应当更加关注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和一些技术性农民工;城市低收入者的住房问题,则主要应当依靠拆迁分房和廉租房来解决。

    尽管公租房不涉及产权无法转卖,相对而言更利于遏制投机腐败,但鉴于近年来媒体频频曝出诸多保障性住房寻租丑闻,此次昆明市首批公租房的配租过程能否做到公开、公平、公正,自然成为社会各界关注的焦点之一。

    “最近一两个月,我们街道办和下面的7个社区,基本上都在围着公租房申办这个中心工作转。” 龙翔街道办工作人员吴万春说:“此前我们的工作人员就培训过两次,但市区、两级的工作组还是频繁下来指导和督促。像这样重视的工作,确实很少遇到过。”

    由于家庭和个人的收入、消费以及金融资产等经济社会基础信息不足,申请资质的核定往往十分困难。李建昆说:“像房产和车辆这些有登记的资产,核实起来很容易。但个人收入、金融资产和消费行为等信息,就只能靠申请人诚信申报和群众的监督举报了。”

    据了解,为确保公租房公开、公平、公正分配,昆明市住保局先后对19个县(市)区住建(保障)部门、主城8区52个街道办事处、市公租房公司等近250人进行了培训;同时他们还密切跟踪各县区街道办事处在具体工作中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有针对性地及时下发了“通知”;登记申请高峰期间,市住房保障局还派出11个工作组分赴各街道办事处指导帮助开展相关工作。

    由于种种原因,目前公租房远不能充分满足广大“夹心层”居者有其屋的愿景。但如果把公租房的分配过程真正置于阳光下运作,最终使“得者”坦坦荡荡,“失者”心服口服。那么,这样程序上的“公平配租”,或许不失为告慰广大申请“失败”者的重要方式。

   


相关阅读:
送彩金的游戏平台 https://life.nvsay.com/mip825.html
编辑:何双印
22.8K
相关报道
昆明公租房现状调查:租金和区位“最让人纠结”
胜似亲人作文450字
多家上市房企1月业绩翻番
怀孕,“他”准备好了吗?
向光而行,逆光重生
开放二胎后三胎罚多少
读《走复兴路圆中国梦》后感
中石化各企业全力以赴增产增供柴油
观《纸飞机》有感
洗发水与护发素
 
 
 热门新闻排行
· 建筑分公司项目经理关于诚信的汇报发言
· 【奇葩言论】拯救金价的不是中国大妈而是苹果Watch
· 国家电网1亿千瓦风电"红包"系误传
· 宝宝白细胞低是怎么回事
· 王鸥晒娇俏自拍照 手拿金箔冰激凌嘟嘴眯眼卖萌
· 永康迎接g20我来画文明
· 球员遭女子灌醉性侵 三名女子灌醉性侵男球员醉剪头发插菊花
· 明月寄相思
· 排卵期做一次受孕几率多大
· 办公室文书兼政府接待个人工作总结
 推荐
· 以“书”为话题的作文:有书,真好!
· 婚庆主持串词
· 广西荔枝滞销被当垃圾处理 5毛一斤没人要怎么回事
· 孕妇吃西瓜注意 尽量选靠瓜皮部分
· 试管孕妇能吃石榴吗
· 亚马逊入驻天猫,留下的三大悬念
· 系团总支2012年度党务工作总结
· 李嘉诚上海地王解套 涉嫌低价搭配拿地
· 巴勒斯坦从以色列收回巴人尸骸
· 卫生棉条和卫生巾哪个好
要闻 | 龙江新闻 | 时事 | 社会 | 娱乐 | 文化 | 财富 | 房产 | 汽车 | 健康 | 论坛 | 旅游 | 体育 | 教育 | 女性 | 视觉新闻 | 金色夕阳 首页
台北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允许不得镜像、复制、下载
台北日报报业集团
黑ICP备11001326号-2